会员登录
  • 没有账号? 去注册
会员注册
  • 已有账号? 去登录

科普文章

科学世家的精神传承——墨子沙龙访谈乔纳森·玻尔·布拉斯科
发布时间:2016-09-28    885   墨子沙龙

2016年6月27日至7月1日,第二届可信量子通信会议TYQI(Trustworthy Quantum Information)在中科大上海研究院召开,墨子沙龙的记者得知本次与会者中有一位是量子物理的创始人之一——尼尔斯·玻尔的曾外孙。在他曾经的中国同事蒋良教授的引荐下,记者与乔纳森·玻尔·布拉斯科简短的会面,并代表墨子沙龙的观众问了几个问题。

工作篇 


https://v.qq.com/x/page/i03322qfv5o.html


你可以简单的介绍下自己的工作吗?

我的工作领域是量子信息,是非常小尺度的物理定律,有别于我们日常生活经验的。量子物理是有别于经典物理的,这种不同之处可以被用来做很多的信息工作。例如,可以做全息摄影术,随机理论研究,信息论的研究。利用量子物理同样也可以在数学领域做精密测量,例如中子测量。总之一句,我们可以在所有类似的问题上面利用量子效应做很多的比经典物理学要好的工作。

你现在工作在日内瓦的哪个工作组?你和别的工作组有联系吗?

我目前在日内瓦和一个叫尼古拉斯布鲁纳的年轻教授工作在一起。现在,我和巴塞罗拉的Antonio Acín工作组在一起工作。在日内瓦,我和做实验物理的人一起工作。我过去做博士后的时候,和一个同期做博士后的叫Rafael Chaves的巴西人在巴塞罗拉一起工作了很久,直到现在我们还依旧保持合作,他现在在德国的弗莱堡。

你为什么要选择量子物理学呢?

这是一个好问题。当我在初中的时候,我就对物理学产生了兴趣。当我初中毕业的时候,我知道我想在物理学领域工作。当我在高中的时候,物理是我最喜欢的学科,我开始进行物理学方面的研究。但是我最开始并不是对物理学的所有分支领域都感兴趣。随着我对物理的研究,我对量子物理的兴趣越来越浓。在第一次量子机理课程上,我有一个很好的导师,他的名字叫Ole Ulfbeck。他实际上和奥格·波尔(尼尔斯·玻尔的儿子,也是一位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在一起工作很久,他把我带到了神秘的量子物理学面前。然后我去了英国,在剑桥大学学习了一年。我在那学习了在那个时候是非常新的一门学科,量子信息论,在那个时候,我知道,这就是我想要学习的。

家庭篇
https://v.qq.com/x/page/x03328viuhh.html

你曾经读过你曾祖父的论文吗?

我没有读过他的论文。我甚至没读过他的那篇获得过诺贝尔奖的论文。

当你是个小孩的时候,你的父母尝试过有意教你物理学的知识吗?

不,他们从来对我生活中我该做哪些事情给我任何压力。如果我做了完全不同的事情,他们会一样的开心。他们总是对事情和物质是怎样存在的非常感兴趣,化学、生物学等等所有的事情都一样,这就是他们传递给我的。例如,他们去森林散步的时候,他们喜欢(教我)分辨植物、动物等。这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促使我对科学、对所有的事情感兴趣。我还记得当我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我有时候会看到他们做有趣的实验,我也(因此对科学)积累了很多兴趣。但是他们从来不给我任何压力。

波尔家族好像有很多的科学家,尤其是物理学家,是不是有诀窍呢,为什么呢?

好问题!我想是兴趣使然。如果你有很多的很好了解物理学知识的人在你的身边,那是一个(充满了科学氛围)的大环境。但是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来解释为什么我的家族是这样的。但就像你说的,我的家族是非常大的,所以即使家族中有数量众多的物理学家,他们也只是(家族中的)少部分。我们家族中还有很多人没有在从事科研行业,比如(有人从事)医药行业。

波尔大家庭每年会聚在一起吗?

有时候会。有趣的是,尼尔斯·玻尔的夫人玛格丽特在哥本哈根北部郊区买了一栋避暑别墅,别墅周围包含了一大块土地。他们去世后,那片土地被我外祖父那一代兄弟继承了。他们把土地分了,并且建造了很多小别墅供家族成员使用。我祖父那一代的每个兄弟都拥有那里的一部分别墅。所以当我们去那里度假的时候,总能碰到(家族)其他的成员。尼尔斯·玻尔夫妇以前会在每年夏天在这里举办盛大的派对,邀请很多朋友,不仅仅是家人(事实上,客人中包括许多政商名流,甚至是丹麦女王—小编注)。我的外祖父母继承了这一传统,所以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每年夏天他们都会举行派对,所有的家族成员都会来,还有很多朋友们。这个夏季派对的传统中断了一段时间,现在(我们)重新开始了。

其他篇

https://v.qq.com/x/page/f0332ek6nf5.html

我听说尼尔斯·玻尔和他的兄弟是非常著名的足球运动员,你是否也有他踢球的DNA呢?

我不擅长足球。我甚至谈不上业余爱好。我很喜欢射箭,并且做的很好,但我确实不擅长足球。

你曾经参加过射箭国家队(尼尔斯·玻尔兄弟曾加入过丹麦足球国家队—小编注)吗?

(我练习的射击)没有国家队。有很多种不同的弩箭,我喜欢的弩箭项目在奥运会上没有比赛项目。它不是国际比赛项目上的弩箭。但是我参加过国家比赛。

当别人知道你和你曾祖父的关系,会不会对你更加关注?

我希望别人关注我是因为我自己做的事情,而不是因为(我是)什么人(的曾外孙)。不过当然,这(段关系)会让别人一开始对我抱有好奇心。几乎每次我去参加一个会议,即使别人并不认识我,我常被问:你是不是和尼尔斯·玻尔有什么关系(Jonatan的中间名字是Bohr)。而当人们听到真相的时候,总有一些人的反应是:啊~~  除了有次,当我是个学生的时候,我去考试,有位教授在监考。这个教授看着名单,然后说:波尔,我们对你充满了期待。你可以开始(考试)了。(这个笑话无伤大雅)因为我学习很好,但是他不知道(我确实是玻尔的后代)。如果我是个名字中有玻尔,但是学习不那么好的学生,那件事情就不会那么有趣了。我认为,天赋随着几代人呈现指数稀释。(天才的)后代延续的越多,天才的基因分散到各个支系(被稀释)。除非(每一代子女自身)都是天才(天分才不会被稀释)。

你怎么评价中国的量子物理学家呢?

和我一起工作过的都非常的棒。蒋良(耶鲁大学物理系副教授)是唯一曾经和我密切合作过(的中国科学家),他非常的聪明。更广泛的层面来说,我感觉现在有了更新一代的优秀科学家们涌现出来。我看过很多很好的论文,例如陈(宇翱)的小组,我认为(中国的量子物理越来越强大这件事情)很有趣。

你曾经在波尔研究所工作过吗?是不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我在那儿读的博士,那儿是个很棒的地方。现在那里建了更多新的大楼,但是研究所的主楼仍然是那些二十世纪初的建筑物们,后来他们又增加了一些建筑。这些旧的建筑物很有魅力。不像现代的物理楼,没有使用混凝土。他更像一个有着木质地板的城郊小屋,(让人感觉)那里面有一些(未解的)谜团。在那工作(感觉)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