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没有账号? 去注册
会员注册
  • 已有账号? 去登录

科普文章

陈凯先院士做客墨子沙龙,畅谈新冠疫苗和药物研发
发布时间:2020-07-27    1271   墨子沙龙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破了人们正常的生活秩序。与大家阔别半年之后,墨子沙龙线下活动终于回归,7月25日和26日,连续推出两场重磅活动——“战疫:新药与疫苗”和“探索与征服:从地球到深空”。在疫情下的今日世界,我们不仅关切当下,还放眼长空。

此次活动,线下、线上同步进行,同时,通过“腾讯会议”,线上观众也有机会与嘉宾“面对面”交流。视频回放也将于近期在“墨子沙龙”推出。

陈凯先院士做客墨子沙龙,畅谈新冠疫苗和药物研发

在中国,新冠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但在世界范围,却仍然在不断蔓延和加剧。5月,全球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达到10万以上;7月26日,全球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30万,疫情的失控,使得人们越来越多的寄希望于抗新冠疫苗和药物的成功研发和应用。

陈凯先院士长期从事计算机辅助药物分子设计和新药发现研究,参与我国创新药物研究和药物创新技术平台体系建设,现任“重大新药创制”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技术副总师,7月25日,陈院士做客墨子沙龙,与现场观众、线上观众分享他的认识、判断和思考。

新药研发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需经过新靶标发现、新先导化合物发现、药物开发等阶段,每一阶段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陈院士指出,传统的新药研发流程,“远水救不了近火”,老药新用和新药研发并举是可行的方式。一种治疗其他疾病的老药,能否对于治疗新冠起到作用?如果发现了这种可能性,那将大大加快应用进程,无需经过基础研究阶段,而直接进入药物开发的二期临床、三期临床阶段。当然,我们同时也必须开展新药研究,对将来做好长期准备。陈院士还指出,中西药结合在防治新发传染病方面是有优势的,中医药在防治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和新发传染病方面有独特的价值。

疫苗研发同样如此,传统研发流程十分漫长,需要10-15年,甚至更久。特殊时期,需要有新的研发规划,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全球共有218个抗COVID-19 疫苗处于早期研发阶段,处于临床研究阶段的疫苗有29个,其中RNA疫苗5个,DNA疫苗4个,非复制型病毒载体疫苗4个,灭火病毒疫苗5个,蛋白亚单位疫苗5个,其他类型疫苗6个。

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以及国家、社会的应对,陈院士基于自己的长期科研和管理经验,与大家分享了他的思考。

自20世纪70年代起,几乎每年都有新发传染病出现,已确认的40多种新发传染病病原体中,绝大多数是病毒,高致病性病毒引起的感染具有急性、爆发性、高致死性的特点,而有效的药物是战胜疫情、消除恐慌、保护人类的终极武器。我们“既要立足当前,科学精准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更要放眼长远,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科学技术是人类同疾病斗争的锐利武器,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新冠疫情期间,科技工作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2003年SARS暴发,中国对其背后机理缺乏认知手段,只能依赖国外的科研分析工作,而在此次疫情中,中国科研工作者第一时间分离鉴定出病毒毒株,并向WHO共享了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为全球科学家开展药物、疫苗、诊断研究提供了重要基础;逐步阐明新冠病毒致病机制和传播规律,为防控策略提供科学依据;迅速筛选评价了一批临床治疗药物,以及恢复期血浆治疗、干细胞治疗等新疗法。

在抗疫斗争中,也暴露出药物等研发攻关中存在不少短板,应建立平战结合、远近结合的科技攻关长效机制,加强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科技支撑能力建设。

授权或合作请联系微信号MICIUS-SALON或mozi@ustc.edu.cn,转载微信原创文章可直接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转载说明

墨子沙龙是以中国先贤“墨子”命名的大型公益性科普论坛,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主办,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育基金会、浦东新区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及浦东新区科技和经济委员会等协办。

墨子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科学家,其思想和成就是我国早期科学萌芽的体现,“墨子沙龙”的建立,旨在传承、发扬科学传统,建设崇尚科学的社会氛围,提升公民科学素养,倡导、弘扬科学精神。科普对象为热爱科学、有探索精神和好奇心的普通公众,我们希望能让具有中学及以上学力的公众了解、欣赏到当下全球最尖端的科学进展、科学思想。

关于“墨子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