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没有账号? 去注册
会员注册
  • 已有账号? 去登录

科普文章

《狄拉克之旋》 第二章 场-7 弦声
发布时间:2016-07-11    588   九维空间

弦声

又一年过去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夏日的夜里,狄莫独自一人坐在路口。这个路口白天很繁忙,夜里确是异常安静,一分钟内听不到几次汽车的轰鸣声,只有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路灯也显得昏暗。据说区政府为了环保(作秀),把线路改成每隔一盏路灯才亮一个。

路边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只有一个个所谓的高科技公司,一片片绿地,远处有一个看上去像个体育场,实际叫做“上海光源”的庞然大物占据了一大片地皮。这个庞然大物,加上不远处的磁悬浮轨道,让周边的房地产开发变得越发缓慢。狄莫一直觉得周边这些路拿科学家们的命名很好笑——况且有些还说不上是科学家。天热的时候,几乎每天夜里八九点,狄莫都要在这一带走一走,然后在路口坐一会,或者到身后的小河边坐一会。天天晚上宅在办公室也确实没意思。但是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注定让他一生刻骨铭心……

一阵轻盈但节奏缓慢的脚步声,让狄莫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的美腿,配着一双时尚的凉鞋,隐约能看到粉色趾甲油的反着路灯的光。

不用想,男人的本能使狄莫马上抬起头。

“哇!好久没见过这么清纯的妹子了!精致的五官,白嫩的皮肤,黑色的披肩长发,修长的身材。这妹子必须要多看几眼!”狄莫心想。女人似乎天生有一种警觉,也许来自比男人更敏锐对的双眼余光。当你从侧面盯着一个美女看几秒钟,她的十有八九会顺着你的目光看过来。狄莫心想:“不好,被发现了。”赶紧低头。扭头看其它地方。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女孩的站在了那里,向四周张望了几秒钟,然后从他身边的绿地走向河边——说是河其实更像一条小水沟。狄莫回头望着女孩的背影良久……“不对,好像有个人影从另一侧进了绿地尾随她。不会是某个暗恋她良久的屌丝吧?哈哈哈哈。”这种事情在狄莫读研第一年遇到过。期末备考的某个晚上,他从自习室会宿舍时,看见一个痴情男在20米外尾随着一个女生。女进了宿舍楼,男生看了一会儿才拐回自己宿舍。而狄莫作为一个看热闹的尾随这二人一路……他真的不是无聊。

突然,狄莫想起了院里的老师曾经跟他讲过,说这河边的小树林去年好像出过一次事,有个中医学院的女大学生……狄莫迅速把手机揣进口袋,翻过栏杆像女生远去的方向走去。河边的灯光昏暗,三个人就如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般地走着。狄莫尽量走在灌木丛的后面,以免被发现。眼看着那个身影离前面的女孩越来越近,狄莫也加快了脚步。那个身影突然从背后抓住了女孩,女孩尖叫了一声挣脱开,那个身影又扑了上去……“嘿!干嘛呢?!”狄莫边一边大喊一边跑了过去。这个色狼被突如其来的狄莫吓了一条,僵直在那里。女孩吓得坐在了草地上。“你别管闲事!”色狼指着狄莫。狄莫一看这家伙比自己矮半头,看上去也没自己壮。心里顿时有了底。于是长舒一口气,缓解一下心里的紧张。“哥们,先来后到,这妞今晚是我的了……”狄莫下意识地假装同行来骗他。右手却在裤兜里摸着一把小刀,总共不到10厘米长。这是他小时候老爸狄虎在俄罗斯拉货时给他买的礼物,远没有瑞士军刀锋利的多功能,平时只能用来切切水果。狄莫的手稍微有些发抖,但足以故作镇定。他想一旦这个色狼跟他动手,他就直接刺向对方的脖子……以防万一。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手里有没有家伙。

气氛还在僵持,色狼没有跑的意思。狄莫心想这小子肯定是个新手,别看只有十几秒钟,足以让我记住他长什么样了。一个老匪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么的吧哥们,我这儿有500块钱,今晚请你到河对岸,第三个路口,左拐。亮着粉红灯的那个门市房,里面有不错的妞。这个女孩今晚就让给我,如何?”狄莫左手假装在掏钱,右手继续摸着小刀。色狼显然知道今晚无法作案,但愚蠢的是他竟然以为狄莫说的是真的,伸手跟狄莫说:“拿拿……拿钱。”看样子不想空手而归。狄莫摸到自己的口袋里只有3张100的钞票:“这么的吧,忘了刚才花了200百,还剩300。你去说是我介绍的,她们给你打折。”狄莫说完才发现自己这个谎话编的有点蠢。同时心想:“这女孩真是吓傻了,怎么不趁现在跑啊?”……

“哇——呜——哇——呜——”,一个貌似警笛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色狼听到后拔腿就跑。狄莫也没上去追,但同时非常纳闷:“警察怎么可能来这么快,我没打110啊,莫非有摄像头?”“哎?哎?你们拷我干嘛?那小子跑了,想劫色那个跑了……”……派出所内。狄莫被拉倒审讯室录口供。民警问过个人信息后……“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我救了那女孩,劫色的那个跑了,你们也不追!”这时另一个民警走进审讯室,递给两个审问的一张纸。“你跟劫匪说要把这女孩让给你?”原来纸上是是女孩的口供。“骗他呗。不然还一个飞踹过去啊?你当我李小龙啊?”“你老实点!记得劫匪长什么样么?”“不到一米七,岁数可能和我差不多,平头,黑瘦……要不给我张纸,我给你画一下。”“你等一会。”十分钟后,民警拿过来一张铅笔画像。:“你看是不是这个人。”“对对,就是这样,画的真像。”“受害人画的,那个女孩。”

……

“过来,签字,按个手印,你就可以走了。”“我想问一下你们在河边按监控摄像头了?”“没错,去年一个女大学生在同一个地方出了事,后来尸体在河里被发现。我们就安了实时监控。通过录像看你像是见义勇为。等我们确认,根据案情我们随时会联系你。”“那个女孩在哪儿?”“在里面,我们等会送她回学校。”“我能进去看看她不?”“等我们确认了你是见义勇为,不是劫匪的同伙,再让她去谢你。你先回去吧。”狄莫心想:“靠,这帮死Cop。”……两天后,狄莫还躺在床上睡懒觉,电话铃突然响起。好久没熟人给他打电话了,他心想不会又是广告推销吧?“请问你是狄……莫先生吗?”电话那边传来一个MM的声音“恩,我是。”狄莫在猜是卖保险的还是办信用卡的……“我是你前两天救过的那个女生,记得吗?”狄莫嗖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噢!记得,记得。”“上次真是太谢谢你了,好危险的。”“不客气,其实那会儿警察也快到了,不会出什么大事,放心。那个,警察不怀疑我了是吧?”“恩,就是他们把你电话给我的。”“那个,美女,要不请我吃个饭吧。”“……好啊。”“今天有空吗?”“我看看,明天下午没课。明天下午好么?”“好,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我在复旦大学张江校区。”“离我很近,嘿嘿,我就在旁边中科院上海高研院。那就明天见?”“恩,明天见。”

挂掉电话后,狄莫异常兴奋,好像自己年轻了7-8岁一样。突然想起忘了问这个美眉的名字,于是狄莫马上发一个短信过去。“MM不好意思,怎么称呼?“很快收到回信:“我叫林弦玉。”“哈哈,听着像林黛玉。”对方发过来一个鬼脸表情。“好名字,我是学物理的。现代物理学里最美最高深的理论就叫弦论。”“哇,你是学物理的,好厉害~”“那我以后就叫你弦妹妹吧。”对方又发过来一个鬼脸。……当天晚上,狄莫兴奋的失眠了。第二天下午,狄莫一顿收拾整理,早早地到了学校,等林弦玉下课。“我是不是应该手里拿束花什么的?让太多下课的学生看到不太好吧?应该偷摸的找个人少的地方碰面?还是在校门口找家咖啡店冷饮店什么等她?MD这是个大学生该干的事,我这把年纪了……算了,找家咖啡店,装装高知。”狄莫找好地方坐下,给林弦玉发了短信。“这妹子可千万别带个男人来,那就悲剧了。估计不会,那么晚一个人走夜路,肯定单身……MD,想那么多干嘛,我这都该给她当老师的岁数了。”

……

“你好,狄莫先生。”“你好你好,请坐。”点过饮品……“小妹妹,今年大几了?”“你猜呢?”“大二?”“哇,好厉害,这都能猜中。”“当然,现在大一新生军训呢。你看着像高中生,肯定大二喽。”“那你呢?”“我,博士毕业都两年了。”“啊?”“怎么了?”“我还是第一次跟大博士聊天呢。”“终于见到活的了,是吧?”把小姑娘逗笑,这种事情so easy。她笑起来真美……“小妹妹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啊?”“药学。不过我不喜欢这个专业。”“那怎么选了这个专业呢”“爸爸让选的,家里有个药厂。”狄莫听到这句话差点没被口里的咖啡呛到。乖乖……千金啊。“那为什么不直接学管理呢?”“妈妈让我学管理,爸爸不让。他说最好先学专业知识,然后等我毕业,再让我读一个MBA。”狄莫越发不淡定了。重来没承认过自己像屌丝,但是在这个姑娘面前,自己觉得有点像了。“可是我喜欢时装设计。我想转专业,家里不让。”林弦玉接着说。“小妹妹,我觉得你很有艺术天赋,那天晚上在派出所,你把的那个色狼画的真的很像。”“我以前学过一点画画的。”……

“我很好奇,当时我跟那个色狼僵持的时候你怎么不跑啊,是不是吓到了?”“这个嘛,我其实是想看你怎么打倒他。”“我去,对我那么有信心?你就不怕我是另一个色狼么?”“你看着不像,再说你把他打倒之后就没有力气干别的了,然后我再跑,嘻嘻。”“哈哈,小妹妹,人不可貌相。好多犯罪分子都是像我这样长得老实的。”“你长的才不老实呢,你那两双小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完,原来早就被注意了,真糗。狄莫赶紧借题发挥:“小妹妹,你说我要不是被你吸引了,也不会发现你有危险对吧,你应该感谢我这双贼眉鼠眼。”“还的感谢你想花500元买我,结果只带了300,对吧?”狄莫恨不得马上钻到地板缝里。“对了,小妹妹,你怎么晚上一个人走夜路啊,太危险了。”“不认路……以前周末都是爸爸开车送我,不怎么坐地铁的。那天忘了出地铁怎么走了,结果就走错了。”“哈,正常。女生一般都不认路。除非你是女汉子。”狄莫把林弦玉送回学校后。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十一长假,大学寝室的两个哥们个狄莫小聚。“家里开药厂的?我靠,必须拿下啊。”身材日渐发福的杜渐生开始给狄莫出主意。“有代沟啊哥们,我俩差9岁。”“9岁不是问题,杨老先生当年差54岁,他可是我辈的榜样。”阿坤也不忘添油加醋。“你说你个魔头,这几年我们没少为你的事操心,给你介绍好几个姑娘了,你一个都不去见。”“就是,赶紧的吧。我孩子都快打酱油了。你不急我们都替你急。”“这年头老牛吃嫩草不是新闻。再说你这是屌丝英雄救白富美,天作之合。有几个男人一辈子能遇到这种机会?你偷着乐去吧。”“这不放长假呢么,把小姑娘约出来,赶快。过了这村没这店”面对两人左一言右一语,狄莫有苦难言:“先不说追到她难度有多大。你们想,我这都该娶妻生子的岁数了,人家小姑娘大学还没毕业呢。她耽误的起,我耽误不起啊。”“你小子就特么想的太多。咱们这个年龄的剩女是一堆一堆的,都想闪婚。到时候管你又要房子又要车,你受得了?”“那到也是……”……

……

狄莫想找一些理由约弦妹妹出来,制定计划怎么追她。但后来发现自己完全是多虑了。他严重低估了这个妹子,而且越来越害怕接到这个妹子的电话,那是因为:“博士哥哥,有时间吗?帮我写点作业……”“博士哥哥,明天帮我搬东西……”“博士哥哥,送我去xxx,”如果哪一次狄莫婉拒一下,那就麻烦了。这个弦妹妹会和他冷战,几天不联系。狄莫就会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没办法,他只能左哄右哄,一顿赔不是,有时还要附带点小礼物,才能和好如初,真特么累。……“虽然名字像林黛玉,骨子里却是个这么彪悍的妹子…我还是叫她小弦吧。”……时间很快到了圣诞节,狄莫一想年底可能又一堆事要做,想着就头大。平安夜的头一晚他接到了小弦的电话,心想:“这回不是让我帮她做个圣诞树吧?”“博士哥哥,平安夜带我去哪里玩呀?”噢?没准儿这回是好事?“简单,带你去教堂。”小弦的一身冬装,宛若童话里的小公主。和她走在一起,在狄莫看来比开着一辆法拉利或是兰博基尼还要拉风。狄莫带着小弦来到了徐家汇的天主堂。平安夜,好几千的教徒聚在一堂祷告,场面甚为壮观。“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吧,这里我有点害怕……”小弦小声告诉狄莫。“看样子不太适合咱们。这样吧,趁着时间还不晚,咱们去外滩旁边那个基督堂吧。”“有什么不同么?”“当然不一样,那边是新教,有文艺演出。”两人兴致冲冲地赶了过去。同样很多人,围得水泄不通。舞台上各式各样演出,唱着对耶和华,耶稣,还有玛利亚的赞歌。“人太多了,什么都看不见……你,蹲下。”小弦对狄莫说。“干嘛?”“听话,蹲下嘛。”狄莫无奈,只好蹲下身子。小弦马上骑在了他的脖子上:“耶!站起来吧。”“你……”狄莫真是毫无办法。“博士哥哥,为什么这个教堂比那个教堂好玩呀?”“基督教有三个流派。头两个是天主教和东正教,就是随着罗马帝国一分为二而分开的。第三个是新教,就是加尔文和马丁路德等人的宗教改革,从天主教分裂出来的。咱们之前去的是天主教堂,这个是新教堂。”“哦,就是改革之后更文艺了是么?”“嗯哪,要是在之前那个教堂,你敢骑我脖子上,神父会用石头把你砸下来。”“又骗人家,讨厌……”

……


“博士哥哥,你信上帝吗?”“我是搞物理的。即使有那种上帝,也不是他们想象的耶和华的那种样子。上帝也要服从物理定律。”“可是我觉得好像世界上真的有神。”“why?”“比如你呀,一看就是神派你下来保护我的。”“啥?哈哈,那你还敢天天欺负我?”“你是我的守护神兽,要听我话。”“晕,原来是个牲口……”……很快到了新年,狄莫收到了小弦的贺卡和礼物。贺卡上是小弦自己画的一个栩栩如生的,好像魔兽世界里的某个角色,或者dota里某个英雄。狄莫明白了小弦并没有将他定位成恋人,而是定位成一个类似兄长和守护者的角色。但这些都无所谓。小弦就像一个强大的中心势,将狄莫这个粒子牢牢地束缚其中,把他这个四处漂泊的free field变成了localized field。狄莫从未想过逃离。回想起来,他一直觉得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