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没有账号? 去注册
会员注册
  • 已有账号? 去登录

科普文章

《狄拉克之旋》第二章 场-8多体终结
发布时间:2016-07-15    547   九维空间

上海这个城市似乎根本就没有春天和秋天,尤其是在全球气候越来越诡异的时候。4月底居然已经炎热入夏。

貌似全球经济有了一定的好转,狄莫投出了一堆新的email,申请着欧美博士后的职位。突如其来的气温变化,让他睡觉忘记关窗,结果得了严重的流感,发烧并头痛。于是在周末他只能吃些药,窝在宿舍的床上,用厚厚的被子裹着自己,希望能今早好转。记忆中至少五年没发过烧了,他不得不慨叹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如当初。


“博士哥哥,你居然也会生病?真不可思议。我去看看你。”

小弦的电话让狄莫的头痛减轻了许多。

“危险啊,我怕传染你。”

“没关系啦,本姑娘很少生病的,不怕你。”

“那个,我屋里没怎么收拾,你来的时候别嫌乱啊。对了,你第一次来,能找到地方不?”

“放心吧,我跟你学会认路啦……”

……

告诉小弦门牌号之后,狄莫没有锁门。一个小时左右,小弦来到了这里并直接进了屋,发现狄莫裹着大被侧躺在床上,非常有趣。

“哈哈哈哈,你像个大虫子。给你买水果啦”

“谢谢啊。今天我血掉光了,没法被你召唤了。”

“没关系呀,倒下了也是我的守护神兽,我还可以召唤。”

说罢小弦居然调皮地直接坐到了地狄莫身上。

“我都这样了,还欺负我。”

“哪里欺负你啦?我在帮你治病。”

“有你这种治法吗?!”

“有呀,我自创的。”

小弦脱掉凉鞋,一条腿跨过了狄莫的身体,骑在了这个大虫子上面。

“嘿嘿,真好玩。”

狄莫烧的双眼只睁开都很艰难。但是在有限的视界里,依然看到今天小弦居然穿的是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那条牛仔短裤。在它的衬托下,小弦修长白皙的双腿一览无余,狄莫有些激动。

“大虫子,看看你烧的有多厉害。”

说罢小弦更是调皮的把一只脚放在了狄莫的额头上。狄莫彻底崩溃了,心想你个小丫头,居然趁我重病体力不支的时候赤裸裸的挑逗我!要不是我烧的大脑犯晕四肢酸痛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哥今天绝对把你给办了,让你从美少女变成美少妇……

“哇噢,这个大虫子果然有点热哎………呀!讨厌,居然咬我……你个大坏蛋!”

“咬你是轻的,你再不下去信不信我一个翻身把你摔地上啊?”

“不下,就不下去。我要骑大虫子。”“我翻身了!”

“你敢?”“翻不动啊……你最近是不是长胖了?”

“你才胖了呢!你个大坏蛋!”

“……你不能对患者使用暴力……啊……我错了……”

……

“算了,不欺负你啦。我先回学校喽,下午我们寝室要出去逛街。你快点康复哦,五一还要找你帮我搬东西哩。”

“怎么又搬啊?”

“女孩子东西多不行呀?”

“行……行……”

……

找他帮忙——疏远一阵——又找他帮忙——又疏远一阵。狄莫已经习惯了小弦的这种节奏。她似乎不会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而一直天真的把狄莫定位在守护者的位置上。不知是想单纯地保护这种天真,还是受某种现实状况,年龄差距和家庭背景的影响,狄莫也不再想更进一步狄莫没有告诉小弦自己准备出国的打算。但他心里盘算着能找一个好的实验室,好好做两年,出点好paper,回来找个好职位。到那个时候小弦也大学毕业了,年龄差距不再是问题,到时他再好好地追求她。

……

……

身为一个还原论者,狄莫相信这世界一切的复杂都来自简单的基本粒子和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如果基本粒子之间没有相互作用,哈密顿量里只有孤零零的自由项,宇宙就是一群视对方都不存在的自由场,这个世界会非常的简单和无聊。正因为粒子间存在相互作用,即在哈密顿量里增加那么一个耦合项,宇宙才会变得如此丰富多彩,才会诞生出各种复杂的系统。

但简单并不等同于容易,复杂也并不等同于困难。在物理的世界里,两者很多时候是相反的。基本粒子那些看似简单的特性,却远超出人类的想象力。波粒二象性,非定域,规范对称性,当然还有更让他纠结一生的自旋。那些复杂系统,很多时候更容易理解,尤其是可以能近似到用经典物理学描述的时候。

狄莫想过如果把人比喻成基本粒子。那么正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决定了人类世界的复杂和丰富多彩。相互作用越多,人类世界就越复杂。这些相互作用里,有一种叫交易,有一种叫做信任,有一种叫做欺骗,有一种叫做斗争。与此同时,有一种叫做亲情,有一种叫做友情,还有一种叫做爱情。

纷纷扰扰的各种相互作用,把一个个人类的个体构建成了复杂的社会。一个人只是个单体问题,自由粒子,或者叫自由场。两个人就会复杂到少体(few body)问题,形成一个束缚态。三个人,那就是复杂的多体问题了。

……

……

第三个人的出现充满了意外。但让一切变得复杂。这都从一个电话开始。

“狄莫?哈,你果然还在用这个号!”

“赵婷婷?”

“是我,好厉害,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哈哈,好几年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

“一言难尽。你还在上海吧?我去找你。”

……

“变化不小啊姐们儿,越来越有富婆气息了。”

“滚,你这种男人最气人了!不显老。”

久未谋面的二人聊了很久。狄莫知道了赵婷婷和那个官二代男友曾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因对方劈腿而前功尽弃。工作上,本来凭能力和资历都应该是她接任主播,但因空降一个家庭背景雄厚的美女而作罢,只能继续从事幕后工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两个已不再年轻,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接着酒精的作用互相吐露着心事。

“你这不是拉皮条吗?!” 

赵婷婷对狄莫初遇晓玲的故事评论一针见血。

“你可真有种。可惜应该让那个小萝莉家里给你点感谢费,然后事情就这么完了。现在这情况,你最后很可能人财两空。”

听过狄莫轻描淡写地讲了他和小弦的故事,赵婷婷不忘泼冷水。

“我猜她家里不知道这事。”

“肯定不知道,不然你们俩不会有任何来往。换你你会让你刚上大学的女儿和一个比她大9岁,而且是搞学术的蜀黍鬼混吗?”

“姐们,听说过没,人艰不拆!”


其实狄莫自己也明白,自己目前经历的一切在赵婷婷的眼中是相当的幼稚。

……

“对了,我上个月去做一个关于宇宙的科教节目,遇到你一个大学同学。”

“噢?叫……荀义是吧?”

“好像是,刚从美国回来的。居然能认出我来,肯定是你那会儿总提。”

“那会儿年轻嘛,天天吹牛说我有个做主持人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姐们在北京电视台……”

“得了,别提主持人的事,人艰不拆!对了,他给了我两张名片,说遇到你一定要给你一张,让你去找他。”

狄莫接过名片,看到上面写着:“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心想:“行啊,叉子。小母牛嫁给大象——NB大了。”

……

“我本来想去泰国度假散散心的,后来想起你就找你来了。”

“咋突然想起我了呢?找我开导一下人生?”

“滚。这些年在社会上形形色色的朋友很多,多数都是有利益联系的,远不如咱们那时候感情真。活得太累了。”

“累也的活着啊。听说你做过两年美食的节目,学了不少手艺吧?要不去我那儿露两手?”

“姐现在手艺可厉害了,撑死你个吃货。”

……

这两周,正好赶上高温假,狄莫和赵婷婷一起游玩。两个失意的老友,在这几天自然会发生一些意料之中的事。

“没想到你这么持久。”

赵婷婷看着趟在身边的狄莫。

“我优点多着呢,可是女人们无缘发现。”

“都老大不小了,要不咱俩一起过得了。”

狄莫没想到赵婷婷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这个曾经他的暗恋对象,放到几年前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可是现在,物是人非。

“你……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跟我去北京吧,你有头脑,我有人脉。我们在一起一定生活的不错。”

狄莫很清楚,跟赵婷婷一起应该是最理智的选择。双方家长也一定会非常赞成。如果他的生命中没有那个小萝莉的出现,这就是他最终的感情归宿。可是现在,理智和情感好像在冲突。

“哈,咱可以先试几天。”

……

那一天午后,狄莫何赵婷婷在宿舍一起切肉洗菜,准备着晚饭。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很少有人来我这儿,可能是查水电费的,你去帮我开下门吧。”

“好。”

赵婷婷洗洗手去开门。门打开时,突然变得异常安静……狄莫觉得不对劲,跑出厨房一看,

“我靠,这下麻烦大了……”

两个女人面对面地站着……狄莫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一幕。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小弦说完转身就走。

“别的,别的”狄莫迅速把围裙摘掉扔在地上,追了出去……“

小弦,你听我说,她是我一个朋友……”

“算了,你骗不了我的,她身上穿着你的衣服。”

小弦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那是我借给她做饭用的……”

小弦停下来转过头:“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结果你给了我一个惊喜。挺好的,祝你们幸福。”

说完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小弦,听我解释。我……我……我爱的是你……真的。”

狄莫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期待着下一秒发生的故事。他多么希望小弦能够转过身听他说她是他心中最爱的姑娘,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可现实是,小弦仍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谢谢,我不需要。”

然后上了路边的出租车。

……

“那个小萝莉果然不错,年轻漂亮,一脸清纯。你们男人就好这口对不对?”

吃饭的时候,赵婷婷的语气带着刺。狄莫没有回答。

“放在十年前,姐也不比她差……算了,明天我就买票回去,你自己想清楚吧。”

“不用想了。对不起,婷婷,我真的不适合你。”“哼,适合小萝莉?”

“不是。首先,我不想做你的backup solution。其次,我忘不掉她。这点你也不能接受,对不对?”

“……好吧,那让我们祝福彼此吧。我们还是朋友。”

“恩,一辈子的朋友。”

……

……

婷婷走后,狄莫独自一人也来到了北京,找到了他的老同学叉子。

“好久不见啊,你个大魔头也不显老”

“你也一样,还那闷骚德行。”

两人在五道口的酒吧里开怀畅饮。谈谈物理,谈谈中国科研环境,最后谈谈女人。

叉子如今一个风光的青年学术才俊,但是背后的恋爱故事却让狄莫倍感心酸。在理论物理所博士毕业后,叉子去了美国加州作博士后。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个同样中国来女人,年轻漂亮,出手阔绰。两人很快坠入爱河。

但是叉子觉得非常不对劲,因为发现对方从来不用上班工作。即使家里再富有,按理也应该上个学什么的。于是叉子怀疑对方是某位高官送到海外的二奶,但也不好当面挑明。直到有一天在女人的家里,叉子找到了证据。

女人哭的歇斯底里,承诺叉子说要放弃过去的一切,甘愿陪着叉子过普通人的生活。叉子当然不会相信她,于是提出分手。从那天起,这个女人每天都开着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到叉子的学校去找他,弄得叉子全系出名。最后不得不在警察的帮助下才了结此事。

“你到底爱没爱过她?”狄莫问。

“当然爱过。”

“但是不相信她?”

“没错,这里面水太深。她住的房子,花的钱都是那个高官转移到海外的资产,说难听点都是贪来的赃款。我不可能心安理得。”

“我理解,而且你也怕得罪那个高官,事情不好控制对吧?”

“对。我一个人到无所谓,大不了鱼死网破。关键爹妈都在国内。我这天天研究暗物质,结果现实才叫一个暗啊!”

“哎,兄弟我这两天可能要去得罪某高官了,得要你帮个忙。”

……

二人来到三里屯。

“就是这个KTV?”狄莫问叉子。

“没错,给我消息的人经常在这片混,靠得住。看,这辆宝马就是他的。”

“也就是说,这个官二代实际是这家KTV老板,平时经常请朋友来。”

“对,一般都在3楼最大那个包间。咱们进去好好谈,这里都是他们的人,记住,千万别动手!”

“放心,你不用陪我进去,最好在外面等着。如果我20分钟不出来,你就报警。”

……

在三楼入口,狄莫拨通了这个从赵婷婷手机上copy下来的号码。

“李先生,我是赵婷婷的同事,她有一样东西让我转交给你,我就在你包房门口。”

看着这个人接着电话从包房门口出来,没错,就是他。狄莫趁其不备上去就是一拳,正中对方鼻梁。对方疼的大骂一声,从包房内马上冲出好几个壮汉,把狄莫按在墙上

……

“放开他,别动手!”管二代掏出纸巾擦了擦鼻血。

“狄博士是吧,我认得你。是婷婷让你来的吧?”

“我自己来的,你要是心里还有婷婷,就赶紧把她找回来。”狄莫说完转身推开人群向外走。

……

“李少,就这么放他走?”

“放他走,没你们的事。”

……

“我靠,这么快就出来了完事了?”在大厅等狄莫的叉子很是诧异。

“完事了,赶快闪。说不定马上一帮人就追出来了……”

京城浑浊的空气散射着五彩的霓虹。这一天,狄莫从多体问题又回到了单体问题。更确切地说,从束缚态又变回了自由场。

……

“赵婷婷就像是标准模型。稳妥,实用,主流,可惜终究是别人的。晓玲就像是超对称,那黑暗的一面让人难以捉摸。小弦,自然就是弦论了。单纯和唯美的让人怀疑她的真实,而且最难以把握。”